武松是梁山上最会拍马屁的好汉

一直以来,我们认为,梁山上的好汉都是路见不平一声吼,该出手时就出手的英雄人物,最是嫉恶如仇,见不得阿谀奉承、溜须拍马的勾当。其实不然,梁山上不乏一些善于阿谀奉承、溜须拍马的人物,比如那个智多星吴用,就很善于拍宋江的马屁:杨雄、石秀来投奔梁山,请求晁盖发兵攻打祝家庄营救时迁。晁盖性情豪爽,顶天立地,最见不得时迁这种偷鸡摸狗的勾当,便下令要杀杨雄、石秀。

这时,宋江站出来收买人心:“哥哥息怒,两个壮士,不远千里而来,同心协助,如何却要斩他?”“不然。哥哥不听这两位贤弟却才所说,那个鼓上蚤时迁,他原是此等人,以致惹起祝家那厮来,岂是这二位贤弟要玷辱山寨?我也每每听得有人说,祝家庄那厮,要和俺山寨敌对。即目山寨人马数多,钱粮缺少,非是我等要去寻他,那厮倒来吹毛求疵,因而正好乘势去拿那厮。

在这个节骨眼上,吴用站出来拍马屁:“公明哥哥之言最好,岂可山寨自斩手足之人?”可以说恰到好处,宋江一定被拍的舒服极了。但是,在梁山上,最会拍马屁的还不是吴用,而是那个自称平生只打天下硬汉、不明道德的人的打虎英雄武松武二郎。到他面对知县相公时,立马换了语气:“小人拖赖相公的福荫,偶然侥幸打死了这个大虫,非小人之能,如何敢受赏赐?”这话说的多巧妙,一定是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才说出来的。

不是我武松厉害,全是知县大人的福荫!这马屁拍的恰到好处,普天之下,再没有能比的了!而且,他不仅没要知县给的赏赐,还把这赏赐散给了众猎户。这明显是做给知县相公看的!先是溜须拍马,然后再做出忠厚仁德之举。估计武松在见知县相公之前,就已经谋划好了这条仕途。

今天这个机会很难得,一定要好好表现,抓住这个机会,没准就能进县政府,混个公务员编制。在醉打蒋门神之后,面对张都监时,他又表现出了一副媚态,马屁拍的依然恰到好处。张都监便对武松道:“我闻知你是个大丈夫,男子汉,英雄无敌,敢与人同死同生。

我帐前现缺恁地一个人,不知你肯与我做亲随体己人么?”武松跪下称谢道:“小人是个牢城营内囚徒。若蒙恩相抬举,小人当以执鞭随镫,伏侍恩相。武松下跪的时候不多见吧,一听见张都监要抬举他,就不要了男儿膝下的黄金,跪了。

不仅如此,还一口一个恩相的叫着,放在今天,听着也是够肉麻的了!。

相关文章